有些人感到不值得

2016-12-04 05:02

  东区与老城区还有一点不一样的是,不少路段夜晚没有照明,倒不是城建部分不设而是没有必要,因为这些路段的交通潮汐现象十分显著,过了顶峰时段行人跟车辆就未几了,夜间有司机行驶在这样的路段上,如入无人之境,就认为像是行驶在旷野,有的还打着近光灯车速傻快,一旦碰到行人横过马路或者是会车不当就很轻易发惹事故。还有一个特有的景象就是失地之后的农夫,骑机动三轮搞营运,尤其是在一些高校门口,地铁站口亘古未有,他们是当地人,而且又在他们的一亩三分地里,从思维上他们就鄙弃交通规则,而事实上不讳言的说,他们大部门都不在乎交警部门的管教,令人堪忧的是他们的服务对象一大局部是高校的学生,笔者入住东区一个多月,就已经看到三起灵活三轮载客的事变,其中一起是过十字路口时,一机动三轮违章闯红灯,为避让一台绿灯正常通过的小轿车时猛打了一把方向,成果在离心力的作用下三轮霎时侧翻,一名大学生被甩出车外。我当时正巧骑车途经现场,因离一所高校很近,一下子就围过来十几个学生,三轮司机被压在扭曲的车里转动不得,那名男大学生戴着一副眼镜,瘦瘦小小的,躺着马路上呻吟,他是平躺在柏油路面上的,正常情况脚应当是往外撇着,但他的脚却全部向内反扣着,显明是腿已被扭断,当现场有人想将他往路边抬抬时,刚一触遇到他的脚那男生就发出撕心裂肺的啼声,那局面真的是好惨啊,也让我当场落了泪。

  笔者入住东区的一段时光以来,常常骑自行车出行察看途径上的情形,在一些人车稀疏的路口,一个红灯信号自身就卡不住多少个人,但在绿灯亮起时,无论骑车或走路的一个都不见了,但我骑车通过期,又涓滴也不能漫不经心,由于我的左右随时都有电动车窜过来烦扰我的畸形通过,这就是交通治理中常说的:交通是由人车路组成,三种因素彼此作用、互为因果。自发遵章的未必平安,随便违章的未必危险。笔者寓居在东区的龙子湖高校园区,令人遗憾的是每次经由路口,都会看到三五成群的大学生过马路,简直不一个看灯行止的,信号灯对他们几乎就是形同虚设,假如说他们独一还有一点交通保险意识那就是看车,有车就停下没车就过,极个别等待红灯的也是快要站到马路旁边了,这种遵章还有什么意思。自觉遵照交通规矩,就是用千次万次甚至是一辈子的坚守,去避免那一次可能产生的意外,有些人感到不值得,所以就拿性命做赌注,赢一万次但敢输上一次“成本”就赔干了。